南方周末 > 经济 > > 正文

【新年特刊】网络直播还能火多久?

12-31 09:22 来源:南方周末 徐宗威
分享
摘要:狗仔公司可以迅速锁定直播画面中出现的明星,第一时间发现他们隐婚、出轨……朝阳群众成了“哔哔”兼职直播员的领军群体。

(梁淑怡/图)

让所有明星惶惶不安的是,狗仔公司推出了一款“哔哔直播”的网约直播软件。人们只要在耳朵上别一个微型摄像头,就能成为兼职直播员。狗仔公司可以迅速锁定直播画面中出现的明星,第一时间发现他们隐婚、出轨……朝阳群众成了“哔哔”兼职直播员的领军群体。——南瓜回答

2021年,第32届台湾金曲奖,新加坡籍男歌手向洋凭借专辑《MC爵士》获得国语最佳男歌手。颁奖词称赞他“将西方爵士乐的律动注入中国大陆乡村的喊麦音乐,呈现出以优雅重塑野性的奇妙听觉景观”。

放到五年前,喊麦连参加主流音乐奖项的资格都没有。2016年3月,太合音乐曾推出“全球原创音乐现金榜(T榜)”,拿出2000万元重奖原创音乐新作。比赛明文规定,不接受喊麦作品。官方的解释是:“喊麦作品多使用经变速、变调的非原创伴奏,在原创性上存在瑕疵。同时喊麦作品节奏单一,使其距离大众音乐作品的审美也还有较大提升空间。”“说了这么多,还是看不起喊麦呗?”当时,喊麦(MC)代表人物天佑在微博上愤然回应。

2018年,网络付费音乐全面普及。MC天佑推出了他的同名喊麦专辑《MC天佑》,在华语电子唱片销量榜上,连夺周榜和月榜冠军,最终入围年度畅销榜前十。

网络直播界盛传,虽然MC天佑拥有两千多万粉丝,但是他的专辑之所以能打进畅销榜,主要靠的还是几位看他直播的90后女土豪砸钱。就像在直播间刷礼物时一样,他们不吝银子买专辑,帮MC天佑刷榜。

专辑《MC天佑》的热卖,引起歌手、段子手大张伟的关注,他主动联系MC天佑,两人在2019年合作单曲《我叫MC》,火爆一时。那一年,甚至出现了《我叫MC》应该入围台湾金曲奖的呼声。一位乐评人把大张伟比作华语乐坛的史蒂夫·泰勒,后者曾将黑人音乐唱进了美国主流阶层。

虽然《我叫MC》冲奖失败,但此后,众多华语歌手都在专辑中尝试点缀喊麦风格,2021年向洋在金曲奖封王,这类尝试终于修成正果。

这一晚,30岁的MC天佑依然没有受邀参加台北的颁奖典礼。盛怒之下,他的一位80后中年铁杆粉丝在上海绑架了两位音乐纪念品销售员,抢劫了MC天佑2020年录制的《我叫MC》的限量版实体唱片,以及向洋等获奖音乐人的纪念品,总价值超过10万元人民币。最终,这位粉丝因绑架罪、袭击伤害罪被判处十年有期徒刑。

“MC天佑事件”在全中国的大专院校引发了激烈讨论。过去五年,直播专业和直播院系在中国遍地开花。

早在2016年,中国高校已经有许多播音主持专业毕业的大学生选择从事网络直播。2017年,哈尔滨一所大专的教导主任受到启发,聘请多名网络主播开办了中国第一个网络主播大专课程。早期课程内容简陋,包括直播造型艺术实践、直播摄像基础、直播表演入门、直播语言学……一位女主播老师在一节“直播营销学”的课堂上,现场演示如何坑土豪的礼物,被学生直播到网络上。该视频迅速风靡,这位女主播教师,也因此遭到粉丝集体倒戈,壮烈引退。

这所大专的课程迅速被东北地区多所大专和职高效仿。为争抢更多生源,各院校纷纷争夺当红MC担任课程总监和荣誉顾问。

2019年,某大专直播系突发奇想,决定进行教学创新,把“直播”贯彻到底。该系彻底取消了教学楼、学生宿舍和行政楼,把一切活动搬到网上。开学典礼在直播间举行,各班辅导员根据在线用户考勤。上课时,选课学生登录授课老师的直播间,申请旁听的需要管理员通过。讲课过程中,老师与学生连麦,考察他们的技能掌握情况。

但很快,直播专业毕业的学生很少再以网络主播为业。观众审美疲劳,聊天室主播不再走俏。中国进入了全民直播时代,每个行业都需要直播人才。

VR和AR直播技术取得革命性突破,已在全国大中型城市普及。家家户户都在住宅中开辟直播室,那是一个配备了全套VR直播设备的房间,只要穿戴上这些设备,大家足不出户就能日行万里。人们早已习惯了在这样的虚拟空间里工作、生活和娱乐。

直播嵌入各行各业。随手点开一家服装网店,店主宣称“卖家秀与买家秀零差距”,她把小货车停在人流密集的上海外滩,邀请路人试穿店里的爆款服装。另一家海淘网店,店主正在日本秋叶原对着直播镜头拍卖一款手表,成交的买家报上收货地址,店主当场填好快递单,收到付款后直接发货。一些食品网店在食材原产地架起机位,直播农夫在田野里收割稻谷,在山上围捕走地鸡,从鸡窝里掏出温热的鸡蛋;一些外卖企业,把直播镜头伸进厨房,全程直播烹饪过程。许多厨师自忖颜值太低去韩国整形。

旅游业推出了“租眼睛”的服务,消费者雇用旅行者去到世界各地,通过VR直播“身临其境”。无论是团队旅游还是一对一专享旅游,消费者都可以通过直播平台向旅行者提要求,让旅行者赤脚浸在溪水里,或者摘一朵花凑到鼻尖。

无人机航拍直播也被广泛使用。在行业代表的抗争之下,无人机直播最终合法化,立法部门制定了详尽的无人机交通规则和航线规划。

影视行业普遍开放了片场直播,观众发现,一些偶像派演员说台词都靠后期配音,演戏时只是念数字代替。但这并不影响他们继续受到追捧。毕竟,如果颜值高到经得起全天候360度的直播,演技有没有,对粉丝而言一点儿都不重要。

令人欣慰的是,与此同时,舞台剧演员也集体成了一些“文艺范儿”粉丝的新宠,因为自古以来,他们的表演就是直播形态的。

让所有明星惶惶不安的是,狗仔公司推出了一款“哔哔直播”的网约直播软件,每个人只要在耳朵上别一个微型摄像头,就能成为兼职直播员,在日常行走中创造直播图像,赚取劳务费。狗仔公司得到海量数据,通过人脸识别技术,能迅速锁定画面中出现的明星,第一时间发现他们隐婚、出轨、乘电梯或者去公厕。朝阳群众成了“哔哔”兼职直播员的领军群体,他们心底无私,在网络直播间开办兼职大讲堂,毫无保留地传授技艺。

(李伯根/图)

<b>视频直播满足了什么需求?</b>

知乎用户 Eric Young

在线下,女神正眼看一下你的可能性都没有。但在直播平台上,女神会全神贯注地“盯着你”,尽管她实际上盯的是摄像头,尽管她也同时“盯着其他人”,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在平常,你看到一个女神,想要给她礼物,而且还要物美价廉自己能承受得起的那种,这种事情的概率几乎比你中个福彩大乐透还要低。

但在直播平台上,你不需要花多少钱,送个星星啊,棒棒糖啊,土豪一点送个豪车,女神主播都会注意到。她会当着你的面,叫着你的名字,表现得很高兴。

这些,都属于原始精神驱动力。

(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0好文 0太水

阅读(19358)
分享:

精彩评论

还可以输入250个字 评论

订阅 "传媒" 频道, 观看更多精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