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周末 > 经济 > 正文

姜文眼中的《侠盗一号》:“卢卡斯拍星战时都没想到”

01-07 09:09 来源:南方周末 黄永明伟尧
分享
摘要:姜文不情愿,觉得有疤太假,爱德华斯给他讲了四十多分钟人物前史。

姜文扮演的贝兹,脸上得有一道不太明显的疤痕。姜文不情愿,觉得有疤太假,爱德华斯给他讲了四十多分钟人物前史。姜文听得兴起:“这有意思啊!”导演却答:“都不在戏里面。”这些故事,全凝结在那道疤上面。(南方周末资料图/图)

姜文特意问过《侠盗一号》的制片人,究竟是谁推荐他来演星战外传。制片人提到了一个英国人,姜文不认识,也始终没见过。“好莱坞也经常请傻X演电影,多的是。我不觉得这事非得跟我有多大关系,有必然,有偶然吧。”

姜文从没看过星战电影。接演《星球大战外传:侠盗一号》,他说是为了孩子。他自导自演的《鬼子来了》《让子弹飞》,妻子都不让儿子看。算起来,大概只有《阳光灿烂的日子》适合孩子,孩子们看了倒也喜欢。拍孩子也能看的电影,这个念头已经萌生了一年多。

《侠盗一号》是姜文头一次参演好莱坞大片。从前有很多好莱坞的项目跟他接触过,怪兽、战争,各种题材。星战方面也找他谈过,要不要执导一个故事。但姜文都没有答应。“我在找一个能够让我心动和有感而发的东西。”姜文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拿到剧本,姜文先给儿子读。儿子兴高采烈:“你必须去,为我也得去。”到了拍摄地伦敦,他借机去看女儿。得知他要拍“星球大战”,女儿兴奋得眉毛直翘。相较上次见面,女儿又长大了,已经可以给父亲做饭吃。

早在1987年,姜文就演过英语片《花轿泪》。影片由中国、法国和加拿大合拍,主线是抗战时期的一场爱情悲剧,他演一个与女儿失和的开明知识分子。在电视剧《北京人在纽约》里,姜文也有很多英语对白,开场那段著名的“If you love him, send him to New York……”就由他念出来。“有些人非说我是Beijinglish(北京腔英语)。”姜文笑道。

拍《侠盗一号》前,姜文已经有几年没演过别人的作品。“我想拍自己的电影。”姜文头向后仰,回答问题尽量轻松。

姜文在筹备《侠隐》。在伦敦拍戏那几个月,若连续四五天没戏份,他就回北京,忙《侠隐》的事。2016年底在北京参加《侠盗一号》宣传,他在圆桌采访前,还得抓紧时间,用微信与同事讨论《侠隐》的细节。改编自张北海同名小说的《侠隐》,发生在中日战争时的北平,电影预计在2018年春节上映。

<b>马彪斯也没看过星战</b>

姜文演《侠盗一号》,始于一个朋友发来的一大堆微信。那朋友讲了许多,说星战系列“全球最火”“收益最高”“影响最大”,特别惊讶姜文从没看过。对姜文来说,没看过星战电影是时代使然。他记忆里的星球大战,是1983年美国总统里根提出的战略防御体系“星球大战计划”。“实际上,他们那些总统是拿电影里面的事来聊。所以从那儿开始,我就知道,这是电影。”姜文说,“冷战结束,《星球大战》进来的时候,我已经离开看《星球大战》的年龄和环境了。”

开拍前,姜文跟导演加里斯·爱德华斯做了次视频通话。爱德华斯靠成本极低的影片《怪兽》和美版《哥斯拉》成名,头发略显蓬乱,满脸笑意,颇有宅男影迷的气息。他跟姜文约定,先别看从前的星战电影:“反正你演的这角色,也没看过《星球大战》。”

《侠盗一号》的故事,介于星战前传第三部《西斯的复仇》与正传第一部《新希望》之间,熟悉这个系列的观众实际上对影片结局心知肚明。姜文不觉得剧透是问题:“荆轲刺秦王就是剧透,你知道他杀成还是没杀成,看怎么没杀成呗。”不过他也觉得这样拍续集挺有意思,“人家卢卡斯,拍的时候都没想到,你们后来还倒腾出这么多事。”

在这部外传里,一小队临时拼凑起的人马夺取了恐怖武器“死星”的设计图,将它交给抵抗组织的领袖莱娅公主,带来了“希望”。姜文的角色贝兹·马彪斯正是小队的一员,有股草莽气概。“我儿子跟我说,爸爸,这是个英雄。”姜文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我说英雄一般都特傻,什么意思?他说,不,这是个幽默的英雄。”

贝兹的朋友盲僧奇鲁·英威,由香港演员甄子丹扮演,口中一直念念有词:“原力与我同在,我与原力同在。”贝兹与英威形影不离,全力保护他的安全,最后似乎参透了那句经文的禅机。有观众说俩人好像桑丘和堂吉诃德,姜文不认同:“应该没那俩人复杂吧!”

影片主要在伦敦拍摄,因为忙《侠隐》剧本,姜文没时间去试妆。剧组派了两位中年女士来北京,各背一个大包,装了好几十个头套。她们经验很丰富,供职过“哈利·波特”和“007”的剧组,家里几代人都做这项工作。俩人头一次来中国,给姜文试了一下午妆,休息一晚就回了国。

2015年7月31日,姜文到了伦敦,之后被扫描了两三天,数据用来制作电影衍生品。随后,姜文的戏份正式开拍。这次到英国,他才感到所谓“大英帝国”竟然这么小,“后来发现,地大没用,人多也没用,关键是人个顶个才好使。”

《侠盗一号》的很多场景,在伦敦附近的松林制片厂(Pinewood Studios)拍摄。这家制片厂就坐落在一片松林里,历史悠久,1930年代就开始用于电影拍摄。英国名导库布里克在松林拍了很多电影,007系列影片也在那里拍摄多年。制片厂的一些建筑,就以他们的名字命名。

“我估计,在中国肯定给拆了,都是几十年、快百年的东西,红砖垒的,还留着。中国的硬件可是世界第一,他们哪儿比得了,但他们还真出活儿。”姜文感慨,松林制片厂比中影基地小得多,但利用得特别好,“咱们这个棚,让外国人来看都能吓死,怎么那么大个。”

视频通话时,姜文注意到导演爱德华斯身后的两张海报,分别是《星球大战》和越战电影《现代启示录》,都是经典。姜文指着后者,说自己喜欢那一部。爱德华斯心有戚戚,说自己就想把星战外传拍成那样。“我说太好了,直升机在那上,脸脏兮兮的站中间。”姜文一下想到了《现代启示录》的经典场景。

果然,爱德华斯能不用绿幕就不用,爆炸都是实拍,咚咚声不绝于耳。姜文觉得危险,爱德华斯先请两位替身演示,爆炸怎样定向,炸点在那边,演员站在另一边,肯定没事。姜文在片中使用的武器,包括肩扛式火箭筒。他要试用道具,看负责枪械的人都五六十岁了,心生疑惑:“行吗?这么老做这个。”剧组人员好言安抚:“他一直干这个,你放心吧!”

姜文问爱德华斯:“人家都用假的了,你怎么这么拍电影?”导演答:这才真实。拍戏几个月,姜文基本没拍过绿幕。

“15年来,我的工作背景都是CG(计算机图形),感觉好像蜜月已经过去,再也不爱它了。”爱德华斯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自己想营造一个简单的世界。他曾找来图片,把士兵的脑袋换上星战中的士兵头盔,又把直升机换成星战中的飞船,发现效果极具感染力,也挺可怕。的确,他拍出的星战电影,更像一部战争片。

拍戏几个月,姜文基本没拍过绿幕。“15年来,我的工作背景都是CG(计算机图形),感觉蜜月已经过了,再也不爱它了。”导演爱德华斯说。(南方周末资料图/图)

<b>“有屁不放,伤害心脏”</b>

《侠盗一号》略微背离了星战传统,片头没有那段自银幕底部升起,逐渐消失于宇宙深处的文字。但外传的故事终究得接续主线,帝国和起义军的人物设定,也维持了星战系列开创者乔治·卢卡斯的想法:帝国官员以瘦削的白人为主,法西斯特征强烈;反之,抵抗组织族群多元,人类成员中有白人、非裔、墨西哥人,还首次出现两位重要的亚裔角色,都由中国演员扮演。

导演爱德华斯早就想好,姜文扮演的贝兹,脸上得有一道不太明显的疤痕。姜文不情愿,觉得有疤太假,爱德华斯给他讲了四十多分钟人物前史。姜文听得兴起:“这有意思啊!”导演却答:“都不在戏里面。”导演讲的内容,姜文都忘记了,故事全凝结在那道疤上面。

在盲僧齐鲁·英威这个角色身上,姜文体会到好莱坞的“政治正确”。他想说句“他是个瞎子”,好多人出来阻拦,包括语言教练和负责台词的制片人,说这个级别的电影不能说“瞎子(blind)”这个词,盲人观众听了会不高兴。“我说这人本来就是瞎子,我还不能说?我又不是歧视,是哥们儿嘛!”姜文理论完,又找导演和编剧谈,发现台词当中本来就有“blindfold(眼罩)”这个词,“瞎子”最终留了下来。但是,F字头的脏话,甚至“愚蠢(stupid)”这种字眼,都万万不能出现在合家欢电影里。姜文一不留神说了一句,马上被叫停,这一条也不能用。

《侠盗一号》在2015年8月到2016年2月的正式拍摄期结束后,在2016年6月补拍了部分内容,姜文又跑了三趟。姜文自己导演的电影从不补拍,他知道这背后是用钱在托起创作者的才华:“第二年还能补拍好几场新戏,要没有这个财力是不可能的。他们可以不断改编,不断想新的东西。”

在伦敦拍戏,片场一般早七点开工,晚上不到七点收工,让大家能回家跟家里人吃晚饭。姜文住在伦敦市内,每次化妆要花40分钟,所以得4点钟出门。制片厂雇了位司机叫史蒂夫,六十多岁,专门负责接送。史蒂夫每天开车过来,凌晨两点半就得出门。

剧组专门从美国带了厨师,用一辆工作车当厨房,为剧组提供自助餐,咖啡敞开供应。剧组有时外出聚餐,史蒂夫把姜文送到地方,就一直等在外面。姜文一出门,就看到史蒂夫,后来问他干嘛不去吃饭,他解释:“我不知道你几点出来。”从最普通的工种,姜文也感受到电影工业里众人的勤劳、诚恳。

姜文特意问过《侠盗一号》的制片人,究竟是谁推荐他来演星战外传。制片人提到了一个英国人,姜文不认识,也始终没见过。“好莱坞也经常请傻X演电影,多的是。我不觉得这事非得跟我有多大关系,有必然,也有偶然吧。”

姜文并不认为《侠盗一号》就意味着自己和好莱坞某种关系的开端。对他来说,类似的机会、双方的接触多年来一直存在,但能不能做,想不想做,自己要掂量。简单说,电影要有感而发才是好东西。但姜文更愿意引用一个朋友的话来说这个事,叫“有屁不放,伤害心脏;没屁愣挤,锻炼身体”。

“那种东西出来其实早晚会让人看烦了,因为你也没屁,你非得在那儿挤半天,大伙儿都很尴尬。但你真有屁要放的时候,你甭管是一响屁还是臭屁,或是蔫屁,它总会有一个正常的气氛和反应。”姜文说,“话糙理不糙。”

0好文 0太水

阅读(74339)
分享:

精彩评论

还可以输入250个字 评论

订阅 "传媒" 频道, 观看更多精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