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周末 > 文化 > > 正文

【麻烦大了】真假乔丹

12-15 14:50 来源:南方周末 侯宜杰
分享
摘要:乔丹案宣判,这场漫长的诉讼出现了戏剧性反转。

上海一家乔丹体育店。(东方IC/图)

2016年12月8日上午,乔丹案宣判,这场漫长的诉讼出现了戏剧性反转。

“上帝穿上了23号球衣”。很多年前,拉里·伯德曾这样评价那个从纽约布鲁克林黑人街区走出的神。

二十年NBA职业生涯,1072场比赛,迈克尔·乔丹自然当得起任何赞誉。可惜老伯德只说对了一半。一万公里之外的太平洋西岸,中国福建省晋江,一个外界迄今也未能准确说出实际年龄、名叫丁国雄的男子,同样享受着“上帝”的待遇。

不是某场赛事,也非一个赛季,而是整整十六年,丁氏创办的乔丹体育股份有限公司纵横商界,甚至一度有望戴上“A股第一体育用品上市公司”的冠冕。据称丁氏身家已高达30亿人民币。

在福建晋江这个依靠鞋业就能提供每年1066亿人民币工业产值的“履都”,丁姓人士似乎特别容易获得成功,尤其是当他的事业还与体育有关。从安踏的丁世忠家族,到特步的丁水波家族,还有361°丁建通、丁伍号父子,莫不如是。当这些企业纷纷在香港成功上市,丁国雄很希望以另一条路径证明自己同样不平凡,毕竟几乎同时于2000年前后成立的鸿星尔克也在新加坡交易所挂牌了。更何况几位创始人均出生于当地38.4平方公里的陈埭镇。发迹之前,抬头不见低头见。

2012年2月23日,耐克就78个相关注册商标将中国乔丹一纸诉讼告上法庭,并寻求将这些商标一律注销。而自2011年11月25日正式过会的乔丹体育因此止步。

起诉的时机无疑经过精心挑选。用于防守飞人著名的“乔丹规则”怎么说?——看准时机抢步封住正面突破路线,逼近其在两翼最好是左翼跳投或是底线以减少命中率,同时别忘了坚韧地持之以恒的身体接触及多人包夹。

既然错过了在华注册商标或推翻敌意注册的最佳时机,那么防守中最关键的,便是封锁对方最彰显气势的正面突破。

中国证监会正是以“存在重大未决诉讼”紧急暂停了乔丹体育首次IPO的申请。之后,漫长的4年,中国体育市场发生巨变。

昔日龙头李宁公司三年累计亏损30亿元后,直至2015年才勉强恢复盈利能力,全年净利1431万元。倒是晋江体育用鞋首位破局者安踏异军突起,相较于本地3300家同行,全年111.2亿元的总收入和26.9亿元的净利润已是遥遥领先。至于特步、361°两位丁老板,虽然利润增速数年来持续下滑,但一年5.6亿和4.8亿的正向净利水平还多少能向投资者交代。

丁国雄?他一直在疲于应对两件事。首先当然是附骨之疽般的连绵诉讼、前后接近78次,绝大多数是被动应对美国本家。2013年,愤怒的丁氏主动进攻,以“恶意诉讼引发重大损失”反诉美方,进而要求索赔800万美元。

当然,这不过短时的攻守易位。欣慰的是,无论民间关于“南方之草木”的名称出处或“中国有4200个人叫乔丹”类似辩称如何嗤之以鼻,至少从上海到北京,从地方中级人民法院到地方高院,作为“民族品牌”的乔丹体育始终是法庭上的胜家。

第二件大事自然是重启上市。

2016年年初乔丹体育再次启动IPO,这一次最大的依仗来自中国最高人民法院。2015年12月最高法院针对美国乔丹提出再审申请中的50件商标做出了驳回申请维持注册权的裁定,其中涵盖中文、拼音和图形,那是2000年得名以来乔丹体育396件商标注册中最核心部分。

至2016年末,丁国雄貌似看到了资本市场曙光。

当然,乔丹体育巧妙回避了另一则信息,即最高法院民三庭在去年冬天以迈克尔·乔丹的再审申请符合“行政诉讼法”部分规定,同时裁定提审另10件商标案件。

芝加哥W.麦迪逊街1901号,联合中心球馆的东向,有一尊重达907公斤、身高3.5米的铜像,那正是乔丹本尊持球飞扣的经典造型。在铜像大理石底座刻着一句话:The best there ever was, The best there ever will be。对,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这位53岁的NBA山猫队老板,同时也是耐克首个分拆鞋业公司AJ的掌门人,仅此一项每年为耐克带来接近23亿美元的收入,他本人则入账1亿美元。而AJ鞋的签约明星中还有克里斯·保罗、小甜瓜安东尼以及刚刚平了乔丹本人纪录的威斯布鲁克。

“凡事无绝对”,这是乔丹体育广告中的下半句,也是迈克尔·乔丹的信条。所以在2016年4月闭门审理4个小时的8个月后,2016年12月8日上午,由中国最高法院副院长陶凯元大法官担任审判长,一场经网络全程直播的审理出现了戏剧性扭转。更有意味的是,审理结果出台后,当事双方均自认“赢了”。

事实上,此轮涉及10件商标的裁定中,其中7项仍然驳回了迈克尔·乔丹的再审请求。按照乔丹体育公司的官方统计,在最高法院先后审理的68件商标案中,乔丹体育方面取得了65项胜诉,不是大捷又是什么?还有需要评委依据最高法院本次审理结果重新裁定的三项权利,均是近5年内防御性注册的产物,涉及啤酒、装饰品和泳衣。

小case,谁会去购买一件“乔丹牌泳衣”?还给你。

而迈克尔·乔丹也有“很欣慰的理由”。他在此后的声明中称:“最高人民法院认可了我保护自己名字的权利……没有什么比保护自己的名字更加重要了。”

注意,这份声明中有一句话从未在乔丹体育的官宣中亮相,即“我尊重中国的法律,也期待着上海的法院对尚在审理中的姓名权侵权案件作出判决”。

没错,QIAODAN也好,qiaodan也罢,但Jordan=乔丹,外国公民被广为认可的中译名与特定主体间稳定的关系首次得以法律确认,最高法院某种程度上用三件具体对应商标进行了司法解释,如果按美国司法中的“判例法”,那么一个缺口打开后便是乔丹体育品牌城墙崩殂的开始,比如至今未决的上海。

真会如此大逆转吗?未必!5年法定异议期内未有动作是美国乔丹的软肋。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乔丹体育官司未了,企业上市再度遥遥无期。取得一个“上市公司董事长”的抬头,比“三年缴纳国家税金已超过15亿元,捐助款物超过2亿元,安排社会就业8万多人”,难多了!

不能否认,正是丁国雄多年来的努力,才使得昔日晋江陈埭镇一家街道集体所有日化厂最终转型成为中国体育用品市场上的重量级玩家。但假若没有“乔丹”二字,很可能是另一番命运了。

0好文 0太水

阅读(18153)
分享:

精彩评论

还可以输入250个字 评论

订阅 "传媒" 频道, 观看更多精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