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周末 > 经济 > > 正文

【台北童话】抓bug

12-10 09:42 来源:南方周末 南瓜学堂
分享
摘要:Bug本是小虫子,我立刻联想到我的工作,这一生有大半时间在面对版面上的小虫子──那些标点符号。

有天先生晚归,问他忙什么,他说在“抓bug”。他从事计算机研发。Bug本是小虫子,我立刻联想到我的工作,这一生有大半时间在面对版面上的小虫子──那些标点符号。编辑看版,除了改错字,修改标点更是一项工程。不少作者写得一手流利的文章,甚而写了一辈子,却不会使用标点符号。

大部分人最不会使用的是分号(;)。分号是在复杂的复句里才使用,一个句子里有两个以上的子句,这些子句是对等的关系,这时候使用分号隔开。比如林文月《潮州鱼翅》里说到高汤的主要材料:“鸡,一定要用土鸡,唯不必太大;猪脚,可用前蹄,无须肉多;至于火腿,可取横切的一整段。”这是在一个句子里分别谈到鸡、猪脚、火腿三种材料,使用分号隔开,便不会夹缠不清。

顿号(、)是并列词语或单字之间停顿的符号,比如逯耀东《出门访古早》,说到桂花蟹肉,“将梭子蟹拆其膏肉,与笋、荸荠、碎肉及蛋搅拌成糊状,入油锅翻炒,此菜关键在火候,蛋松而肉不碎。”怎么随手举例,都是谈食物?我也太贪吃了。顿号的使用本来不难,不过也有作家不喜爱顿号,例如诗人杨牧便不用顿号。英文里也没有顿号,就用逗号(,)表达停顿。作家坚持,我们也尊重,可是为什么呢?追究原因,他说觉得顿号太丑了。我哑然失笑,心想逗号是小蝌蚪固然可爱,顿号也是漂亮的小水滴呀,果然审美是见仁见智的事。

有种作家热爱惊叹号(!),几乎每个句子都以惊叹号作结,还有人一个惊叹号嫌不够,文末打上一大串“!!!!!!!!”,这种文章读多了会心脏病发。荣获第一届联合报文学大奖的散文家陈列,人们谈起他的文风,总说节制。陈列笑说,把所有惊叹号改为句号,就很节制了。

有种作家喜欢删节号(……)。删节号偶一为之,可表达言有未尽之意。比如张秀亚喜用删节号。她的《小花与茶》一文里就用了不少,“那眼神,那片夕阳,使我惊悸,也使我惶惑,我想向他说些话,但我不知如何启齿,我想再为他半空的杯子倾注些茶,但我的心同我的手一同在颤抖……”句末留下一串删节号,让人感觉心真的在颤抖。但有作家通篇删节号,每一段的结束都是删节号,无尽无尽绵延,究竟要绵延到哪里去哟?

最常需要修改的情况是“一逗到底”。一大段描述,逗点,逗点,逗点……主词早已不知换过几个,犹不见句号降临,要一整段结束才终于肯下句点,好像句点是非常珍贵的东西,要省着花用。

其实我自己从前也有这毛病,做了几年记者,自问对文字颇下工夫,却不自觉一逗到底的毛病,也从未有人提醒过我。谁帮我改掉这个坏习惯的呢?陈映真先生。

刚来联合报副刊的第一年,常受命去采访作家。访问陈映真先生那次,他以为是第一次见到我,其实是第二次。我大学刚毕业那年曾到《人间杂志》求职,未被录取。我还是像年轻时见他一样的紧张;他也还是像当年一样的温暖。访谈结束时,他问起我祖籍哪里,我说福建林森。“回去看过吗?”我摇头,说爸爸回去过了,那时我工作不便没有陪他去。他责以“应该回去看看!”说了人都应该寻根的这一类的话,好像还跟我说了他是第几代的移民之类。又问起我的写作,叮嘱我寄小说给他。

我始终没寄,不是忘了,我一直放在心上。是因为觉得不够好,老想着,有一天写了满意的作品一定马上寄给他过目,直到他忽然病倒,我非常遗憾。因为缺乏自信,我失去了接受陈先生指导的机会。

但我仍然受教于他。我写好的访问稿亲自送去给他,一两天后,他快递寄回给我,电话中赞美说写得很好。我抽出来看,全文一字未改,但是──把一堆的逗号改成了句号。我细读一遍,汗流遍体。从此改掉了一逗到底的坏习惯。

0好文 0太水

阅读(33167)
分享:

精彩评论

还可以输入250个字 评论

订阅 "传媒" 频道, 观看更多精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