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周末 > 社会 > > 正文

省级党委换届“上半场”收兵

01-06 14:03 来源:南方周末 李玲
分享
摘要:172名省级常委中,除了1位“70后”,“60后”是主体,共127人,占总数的73.8%,“50后”44人。

2016年中央调整了21个省份行政首长,其中有14人此前担任省委副书记,最近一例是广东省委副书记兼深圳市委书记马兴瑞出任广东省代省长。图为2016年12月30日下午,广东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次会议在广州召开,马兴瑞同志在宣誓。(南方日报记者 王辉/图)

正式换届之前,中央要提前几个月派出干部考察组对常委提名人选进行考察,考察组组长一般都是由在职或刚退出一线岗位的正部级干部担任,由中央换届办确定小组构成人员,且每次组长、副组长的搭配都要重新组合。

在省委常委群体中,作为协助省委书记抓党建工作的省委专职副书记,最近几年一直都是省长的重要来源。

2016年12月23日,辽宁省委换届完成,李希继任省委书记,生于1969年的关志鸥成为该省最年轻的省委常委。

至此,自2016年10月开始的本轮省级党委换届上半场正式收兵,两个多月时间内,共有辽宁、云南、安徽等14个省份完成了党委换届,产生常委172人,其中新晋常委43人,占总数1/4。其余省份将在今年上半年完成本轮换届的下半场。

作为地方党委换届的压轴戏,省级换届历来是重要看点。通过换届,一批年轻人走上省级领导岗位,部分年龄到站的“老”干部卸下了省级常委职务。与过去几轮换届相比,本轮换届不乏一些新的做法。

<b>14省份先换届有何讲究?</b>

拉启这轮省级党委换届大幕的是新疆。2016年10月29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第九次党代会在乌鲁木齐召开,11月2日闭幕,选举产生14名党委常委,2016年8月由西藏入疆的陈全国继任党委书记。

新疆召开党代会的次日,安徽省党代会召开,接下去的10月31日,山西、河南两省同日召开党代会,此后,江西、西藏、湖南、江苏、广西、河北、内蒙古、福建、云南、辽宁等省份相继换届。

14个省份新当选的党委书记中,生于1959年的江苏省委书记李强最年轻。

若论当上省委书记的时间,新疆的陈全国资历最“老”,他从2011年8月开始担任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直到2016年8月转战新疆。和陈全国一样,赵克志也在十八大之前就当上了省委书记,2012年7月,他由贵州省长升任省委书记,2015年7月调任河北省委书记。

另12人都是在十八大之后当上省委书记,其中福建省委书记尤权和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书记彭清华都是在2012年12月19日到任,其他10人则在2013年以后陆续走上省委书记岗位。在党内职务上,十八大之后当上省委书记的李锦斌、陈豪、吴英杰目前既不是中央委员,也不是中央候补委员。

从过去几轮换届安排看,每次都是这14个省份在“上半场”(全国党代会召开的前一年下半年)先换届。十八大召开之前,这14省份在2011年下半年换届,十七大召开之前,也是这14省份在2006年下半年先换。只不过先后顺序上有所调整,上一轮第一个换届的是辽宁,这一轮是新疆。

这样的安排从表面上似乎看不出什么规律,但实际上有讲究。按惯例,每轮省级党委换届都分两个阶段进行,全国党代会召开的前一年下半年集中换一批,次年(也就是全国党代会召开的当年上半年)换一批。南方周末记者了解到,在确定每阶段换届的具体省份时,会兼顾到东、西、南、北、中部都有省份参与,而不是东部省份全部集中在上半场,而西部省份全部集中在下半场。

这么做,既是历史形成的惯例,也是现实的考量,其中一点就是考虑到了中组部、中纪委对干部考核、监督的有序进行。

中纪委现在共有12个纪检监察室,其中1到5室负责监督检查联系中央部门,6到12室负责监督检查联系地方。每次换届之前,中组部要会同中纪委共同参与干部考察工作,安排时就要避免某一阶段一些室的任务过多,而另外一些室的任务很少甚至没有的情况发生。

要做到这一点,就要保证换届省份在地域分布上是相对均匀的。本轮先换届的14个省份,就均匀分布在第六到第十二室的对口范围,比如,已完成换届的河北、山西由六室联系,新疆由九室联系,江苏、河南由十二室联系。

中组部也是按片区管理干部的,每个省换届时,中组部都要派出督导组参加,同样客观上要求换届省份在地域分布上是均匀的。

正式换届之前,中央要提前几个月派出干部考察组对常委提名人选进行考察,考察组组长一般都是由在职或刚退出一线岗位的正部级干部担任,由中央换届办确定小组构成人员,且每次组长、副组长的搭配都要重新组合。

干部考察组严格执行回避制度,组长、副组长以及考察组成员中的局级以上干部,不得去自己的原籍、曾经工作地考察。考察结束后,考察组将考察意见上报中央,并要在意见中明确提出建议人选,由中央定夺。

中央决定后,省委还要提前在一定范围内进行通报,2016年12月12日,辽宁省就召开了全省领导干部会议,通报了省委、省纪委的领导班子人事安排方案,同一天,辽宁省还召开了民主协商会,邀请各民主党派省委、省工商联负责人和无党派人士代表,就“两委”换届人事安排进行民主协商。

<b>常委中“60后”是主体,“70后”有1人</b>

与以往换届最大的不同是,此轮换届之后,14个省份的“戎装常委”没有进入常委班子,此前媒体对此作出各种解读,最具代表性的观点是“军改后,省军区划归国防动员部,军区领导不再进入省委常委班子”。

直到2016年12月29日,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在例行记者会上才对此作了明确解释:2016年、2017年正值军队改革调整,省级军区主要领导暂时不进入常委班子,待改革到位后,再增补进常委班子。

这就不难理解为何换届后各省常委比上届都少了1人。在“戎装常委”暂缺的情况下,换届后新疆、西藏都有常委14人,其他省份为12人。新疆、西藏常委人数较多由于其特殊的地位所决定,每地多出了两名党委副书记。

14个省份换届后,新疆常委班子的平均年龄为56.4岁,西藏常委班子的平均年龄最年轻,是53.8岁。但总体而言,换届之后14个省份常委的平均年龄比上届略有增加,172名常委的平均年龄是54.86岁,而上一届的省级常委选出后的平均年龄是54岁。

172名省级常委中,除了1位“70后”,“60后”是主体,共127人,占总数的73.8%,“50后”44人。

衡量常委班子的年轻程度,除了看平均年龄,还要看年轻常委的比重,上一轮省级常委换届结束后,出现不少生于1960年以后的省委常委,其中“65后”就有9位,现任海南省常务副省长毛超峰、贵阳市委书记陈刚都是上一轮换届时崭露头角的“65后”,时任福建省委秘书长的杨岳生于1968年,是当时全国最年轻的省委常委,杨岳目前任江苏省委常委、副省长。

5年之后,“70后”的省级常委到目前只有江西省委秘书长刘捷1人,刘捷生于1970年,2016年9月由江西新余市委书记一职调任省委副秘书长,换届之后升任省委常委、秘书长,当时46岁。

2013年6月,全国组织工作会议在京召开,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讲话中专门用一个章节阐释了他对选拔年轻干部的考虑。习近平明确表示,优化干部队伍年龄结构,不是每个班子都硬性配备年轻干部。这次地方党委换届之前,中央也明确提出了“不简单以年龄划线”。

<b>副书记专职减少 统战部长全部入常</b>

换届后的172名省级常委中,43名新晋常委值得关注,他们当中“60后”是绝对主角,共有40人,占93%,刘捷是唯一的“70后”,此外还有2名“50后”,分别是福建的梁建勇和安徽的刘莉,二人都生于1959年,当选常委时的职务都是副省长,当选后刘莉成为新一届安徽省委常委中唯一的女性。

从新晋常委的来源看,有14人此前是副省长,此前任地级市市委书记的有21人,占了新晋常委的一半,由此不难看出在选拔干部时对基层经历的重视,这也是十八大之后中央一直所强调的。

选拔力度最大的是广西,换届时有4位市委书记晋升省级常委,分别是南宁市委书记王小东、北海市委书记王可、玉林市委书记王凯、贺州市委书记赵德明。

由市委书记擢升的省级常委中,山西吕梁市委书记王清宪履历比较丰富,这位记者出身的干部,2004年,从中国信息报社总编辑岗位上调任到地方,任山西省政府研究室主任,几经转岗之后,在2008年任山西省政府党组成员、秘书长,成为“中管干部”,但3年后从“省领导”变成了地级市晋城市市长。

2013年2月,他被提名为晋城市市委书记人选,但公示后不久又被平调到运城任市长。2016年5月他被交流到吕梁担任市委书记,这次他没有等太久,担任“一把手”半年之后就升任省委常委,兼任省委宣传部长。

43名新晋常委与留任的老常委们一起,将对未来5年地方的发展起到领航作用。

在省委常委群体中,作为协助省委书记抓党建工作的省委专职副书记,最近几年一直都是省长的重要来源。2016年中央调整了21个省份行政首长,其中有14人此前担任省委副书记,最近一例是广东省委副书记兼深圳市委书记马兴瑞出任广东省代省长。

2016年换届的14个省份,共产生了18名省委专职副书记(西藏、新疆各有3名),但从他们的分工看,大多副书记已经不那么“专职”了,除了兼任省委党校校长,内蒙古的李佳、新疆的朱海仑、山西的黄晓薇兼任政法委书记,江西的吴政隆、福建的倪岳峰、辽宁的王蒙徽、西藏的齐扎拉都分别兼任省会城市市委书记。

省委副书记难以专职的原因,除了工作需要之外,还有一个原因是,需要由常委兼任的职务多,但地方党委常委受职数限制,难以做到1个常委只兼任1个职务,包括副书记在内的有些常委只能身兼多职。

这一点在本轮换届后,还有一个明显特点,就是14个省份的统战部长全部进入常委班子。其背景是中共中央对统战工作越来越重视,统战部长不断被高配,先是由政协副主席兼任,再到由党委常委兼任。

在省一级,2000年只有1名统战部部长由常委兼任,2006年增加到15名,到2014年年底则是23名,2015年中央统战工作条例明确“统战部长一般由同级党委常委担任”后,统战部长开始加快进入常委班子,新任命的统战部长都由省委常委担任,四川、福建两省则在2015年将兼任统战部长的政协副主席改任省委常委。

已经换届的14个省份中,新疆、江苏、辽宁的统战部长之前不是省委常委,换届结束后,已经全部改由省委常委担任。

截止到目前,全国31个省份中,只有海南省委统战部长王勇不是省委常委,身为省政协副主席的王勇生于1957年2月,已经60岁,在即将进行的省委换届中,被调整的可能性较大。

<b>卸任常委去哪儿?</b>

换届给14个省级常委会输入了新鲜血液,同时也有47人退出了原来的常委班子,其中云南省最多,一次退出了6人,包括生于1958年的原常务副省长李江等。

卸任的常委中,原来的“戎装常委”群体的退出是暂时的,待军队改革到位后,还要回归。

年龄到站是原常委们卸任的主要原因。上一轮换届时,中央发出了通知,对换届提名时的年龄作出了规定,常委提名人选年龄不超过58岁,省委书记以及省长的提名人选年龄不超过63岁。本轮换届虽然没有看到类似的公开规定,但从已经换届的14个省份来看,都是照此执行的。

实际操作中,到龄的省委书记、省长们都在换届前就作出了调整。2016年10月之前,换届尚未开始时原江西省委书记强卫、原内蒙古自治区党委书记王君、原安徽省委书记王学军、原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原江苏省委书记罗志军都因超过63岁而卸任。在党代会召开时卸任的一般都是职务在书记、省长之下的常委们。

但卸任并非都是因为年龄。生于1959年4月的原辽宁省委常委戴玉林、生于1961年的原云南省委常委李培、生于1959年10月的原西藏自治区党委常委多托,都在这次换届中卸任,赴本省人大或政协任职,他们的年龄并没有超过58岁。

其中多托属于“主动让贤”,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吴英杰在党代会结束后的讲话中提到,多托是因为考虑班子年龄结构优化,主动向中央提出不再担任党委常委的。

本轮换届中,中部某省一“60后”的原省委常委兼宣传部长,则因身体原因没再继续担任省委常委,这在以前也不多见。

原来的省级党委常委中,有一部分人卸任是因为工作调动,如原山西副省长付建华在2016年10月调任安监总局副局长,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副主席黄卫已调任科技部副部长,西藏党委统战部长公保扎西则调任青海省委常委。

47人中,已有两人在卸任后立即因涉违纪而落马,分别是原安徽省常务副省长陈树隆和原河南省委政法委书记吴天君。

目前,还有多名卸任常委的去向没有公开信息。2016年12月正式卸任省委常委的原云南省委政法委书记孟苏铁,在2016年9月已辞去云南省人大代表职务,10月,他的简历被从云南省重点新闻网站云南网上撤销,目前尚不知道他的近况。

与孟苏铁一起卸任云南省委常委的原云南省委副书记钟勉,自2016年10月公开露面以后,直到12月17日才又在贵州电视台的贵州新闻联播节目中现身,其间两个月没有公开消息,当天贵州召开省委常委扩大会议,钟勉出席,座次排在贵州省副省长陈鸣明右侧,但至今没有公开他的职务。钟勉的简历显示,他入滇之前长期在四川任职。

(文中统计数字截止到2017年1月4日)

0好文 0太水

阅读(86062)
分享:

精彩评论

还可以输入250个字 评论

订阅 "传媒" 频道, 观看更多精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