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周末 > 经济 > > 正文

好教育:长啥样?怎么做? 中国教育的另一种探索

12-01 10:47 来源:南方周末 习宜豪李珍
分享
摘要:肯定要更多地与技能教育联系起来,培养孩子技能也应该是各种教育大纲所强调的。

把课堂从教室移到植物园里,孩子们学得很专心。(视觉中国/图)

现在有点见识与理想的教育者也憋屈,不少人知道什么教育对孩子好,什么是对孩子的伤害,但大家中了魔咒一般!不只一位老师跟我说,“好归好,整归整”。

为什么青少年网瘾那么厉害?因为孩子们的生命与现实生活在很大程度上被割断了,他们只能在这些虚拟的世界中寻找安慰,发泄情绪。但成人世界给予了他们什么帮助?

周四下午,成都华德福学校有教师大会。事实上,全球上千所华德福学校都有周四大会。七年级老师带大家做“探险与发现”课程的一个游戏:每四个老师组成一个小组,前面三个人都戴上黑色眼罩,只有最后一个人眼睛睁着,这个游戏,就是让每一组“毛毛虫探险队”像人类“大发现时代”向外面探索,甚至抢夺地上的红气球代表的宝藏。

“贪婪”的人们中,只有最后那个人(贪婪者常把眼睛挂在脑后)做肢体指挥,不能用言语。主导者一声令下,大家就忙乎开了。“能见者”传递的指令是滞后的,“捣乱者”目的各异,“忙乎者”一阵瞎忙后所得有限,只引得旁观者狂笑不止。

这一幕,颇似我们的教育。各方忙乱地行动着,真正的目标却很模糊,“能见者”干着急,带着大量利益诉求的机构或个人却在各个环节成为教育真改革的“搅局者”。孩子、家长、学校、社会,被裹挟着跌跌撞撞地走向不确定的未来。

中国应试教育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系统化、工具化、细密化。全国上下一张网,几套题;考试类型,答题技巧;要特长抓特长、要考点捉考点;老师教、学生学、补习班补;产、供、销、宣,一条龙。一位从南京来的同事(原为当地重点中学理科老师,成功送走好几轮高三)说,现在帮孩子准备高考已经不大可能,因为离开三四年,疏于“战阵”了。

考试选拔本无可厚非,但妖魔化为教育的主要目的,问题就严重了。究竟什么样的教育是好教育?怎么才能从根本上避免应试教育的弊端?

<b>教育的目标要“终极化”</b>

“士先志,不足以启其志者,勿教焉可也。尊其所闻则高明,行其所知则光大,不足以致高明光大者,勿学焉可也。”章太炎在《救学敝论》中提到教学的目的是致“高明”“光大”,他认为凡是不能致“高明”“光大”的东西都不能给孩子,而当时的教育与学者,都心向“侧诡之道”“内不充实”“颇有謏闻”——旁门左道、没有内在、贪图小名。

我赞同先贤的观点,教育关乎三个层次:道、心、术。

其一在道。“立天之道曰阴与阳,立地之道曰柔与刚,立人之道曰仁与义”(《易说卦》)。大地运作,宇宙生机,人伦互美。教育之道理应朝向这些终极之事,激发学生能“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司马迁)。教育的着眼点不在这个层面上,不足以立教。

其二在心。万法归心,心景合一,体察有情,各美其美,美美与共。知、情、意,善、美、真,离此不足以宣教;授之以渔,方法圆熟,技能精湛,离此不足以教习。从来没听说任何一个古今中外的教育家着眼点在考试、小技之上。

现在有点见识与理想的教育者也憋屈,不少人知道什么教育对孩子好,什么是对孩子的伤害,但大家中了魔咒一般!不止一位老师跟我说,“好归好,整归整”。所以,才有“素质教育轰轰烈烈,应试教育扎扎实实”的局面。本应对孩子未来负责,但未来还在未来,还远。为什么?

1919年8月到9月,鲁道夫·施泰纳(Rudolf Steiner)在德国斯图加特,为即将成为全世界第一批华德福教师的13人,做了连续14天加一个晚上的讲座,讲座分为人的本质和发展,教学实践建议,教师实务探讨。之后不久,世界第一所华德福学校诞生了。

1919年8月对德国来说是什么概念?刚作为失败的同盟国签署战败条约一年,社会百孔千疮、凋零疲惫。施泰纳没在花费巨大心血创办的华德福学校讲如何学技术,如何找工作。他在开讲致辞中说“华德福教育必须是一场真实的文化行动”。仅着眼于当前现实问题的教育行之不远,真正的教育必须面向根本,面向未来。教育的目标要“终极化”。取法乎上,得乎其中。

<b>对孩子天性与个性要深度研究</b>

其三在术,教育是有方法的。

一场“瞎忙”游戏引起无限欢乐,但教育绝不该也不敢是这样。现在很多教育,不从孩子的生理结构和变化、基本心理动因和发展入手,完全是隔靴搔痒,人云亦云。甘地把“没有特色的教育”归为人的七宗罪之一,很多学校也认识到要有特色,但特色不是想打造就打造的。蒙台梭利、尼尔、皮亚杰、维经斯基、布鲁纳、施泰纳……都在孩童发展的生理心理动因方面作出了了不起的贡献。他们的教育理论与实践,都指向孩子的天性。

怎么依循孩子的天性?让孩子是其所是地发展。包括:物质身体的发展,比如开始走路、换牙、青春期;心理、心灵的发展,如孩童早期的感受、青春期的情感、成年的思考;意识层面的发展,如自我感出现、强烈的自我意识、与周遭世界一体。三方面若能配合发展,光、温度、水分与植物相匹配,孩子就茁壮成长。反之,就像植物人或精神病人,身体与心灵不能很好地结合到一起。

就我从事的华德福教育来说,这种教育被称为“全人教育”,思考、情感、意志(意愿)即智商、情商、意商要全面发育,脑、心、手作为有机整体,在孩童受教育的过程中,一定要为它们提供平衡发展的条件。想象力、行动力、感受力、思考力,都是必须培养的内容。

总体来说,孩童的天性是变中的不变,具有“整体表现”的个性特质,而个性的发展是教育的另一个本质之处。自我的顺利发展是个性发展的基础,个体有其绝对意义,有精神性或灵性,恰如蒙台梭利所言的“精神胚胎”。每一个个体生命的发展过程,即是自我“入驻”的过程,即是自我意识与自己的身体、各种感官、他人、世界的相互作用和影响过程。

教育肯定必须尊重每一个个体,毫无疑问应当是人性的,也是个性的。稍稍极端点说,照顾个性即人性。看看《西游记》四伙计,有人称为“火相”“风相”“水相”“土相”气质,构成一群真实的人——由神写人。老师应该观察、接纳和鼓励“和而不同”,“因材施教”,就是希望发挥孩子的天性,而形成个性。每个孩子思考、感受、学习,对待人生都会有不同,就像春天花园里有五彩斑斓的花与小草,鲜活地组成一个充满生命动感与灵性的世界。对孩子的观察、研究、静思都是必需的,“一切为了孩子”不用写在墙上,要落在心里。

孩子有玩耍的天性,更有学习的天性。尼尔的夏山学校,几乎没有纪律管束,却几乎没有孩子最后不进教室的。这种教育,因为“耍得好”,解放了孩子们的想象力与感受力。

照顾个性,说则容易做则难。应试教育一致化、简单化,便于管理。但就像托夫勒《第三次浪潮》中提到的——各种技术、大数据的发展,已开启了浩浩汤汤的个性化大潮。整齐划一的教育,必将被迅速淘汰。

但是,孩子的天性是要引领的。现在的孩子更自由了吗?更自主了吗?更自觉了吗?都不是。自由和规则、自主和依赖、自觉与安排,往往相互联系在一起。

<b>发展孩子的潜能要靠课程做支撑</b>

孩子深受各自的遗传因素与家庭环境影响,学校教育不可能塑造一切,也很难每一步都做得刚刚好,符合孩子的发展需求。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潜能,老师能做的就是营造环境,用具有想象力的优秀课程对孩子们加以引导,使其好学乐学,“点燃”他们。

前阵子,我们参与高中实验的老师们在讨论一个问题,为什么很多人对教育的研究落在孩子发展的后面?讨论的结果是,因为孩子是一颗颗富含物质与精神潜能的种子,他们是朝向未来的。尼采在遗稿中说,我们的过去已经无法为我们的未来提供经验,从而指明道路。局限于自己的人生经历与教育经历里的教育者或成人,无法用自己的过去为未来的孩子包打天下。人们常常试图用过去应对未来,忽略孩子的发展性。如果想到有一天你面前的“鼻涕”小孩也会成翩翩少年,长大成人,创造你所完全不了解的未来,你定然会有不同心态,会更有想象力地设计出面向未来的课程。

华德福教育认为人有十二种感官能力,即触觉、听觉、视觉、运动觉、嗅觉、味觉、平衡觉、温暖感、生命感、思想感、语言感、自我感。这些感官能力即是孩子与外部世界联系的桥梁,也是他们可以被触发的重要潜能。很多具体的课程,都围绕这些能力的建构与形成来展开。

课程要支撑孩子发展,必然是有阶段性的、丰富的、系统的、可操作的。不仅华德福教育如此,蒙台梭利教育、杜威教育,也都有这些特质。具体的、可操作的教学方法,是最终决定一种教育理念能够有效落地的关键。

贯彻课程需要坚持力。事实上,教育很多时候就在拼意志。今天这个观念,明天那个课程,最后就像漫画家华君武的一幅画作所讽刺的:到处都在挖坑找水,水就在那些坑的下面一点点,却因为意志力不够,怎么也挖不到。

<b>好教育必须面向生活</b>

最近第一个华德福实验班的孩子们在参加高中会考,通过会考拿到的毕业证,是他们大多数人需要的。这也算我们的一个尝试,但这个举动使很多人大跌眼镜,甚至认为这会让学校“输掉底裤”。但是,没有一个国家的华德福学校不是面向自己国家的生活实际的,“需要考试”也在此列。

但是,面向生活不仅仅是这个意思。准备会考的过程中,我看到的一个问题是:因为会考,我们放弃了孩子们的很多活动,包括学校聚会、社会实践、个体项目……

我们深深自问,如果为了考试,彻底放弃这些东西,值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会考、高考、洋高考,都需要花时间,都有其必要性。但所有这些都只是手段,不是目的。高中生处于进入人生旅程的重要节点,应该更多地与社会生活接触,他们应该在求真的同时,开始考虑自己的职业、婚姻、家庭,关注和参加社会活动。而长期严苛的应试教育,却使他们系统地脱离了生活现实。

为什么青少年网瘾、“空心病”那么厉害?因为孩子们的生命与现实生活在很大程度上被割断了,他们只能在这些虚拟的世界中寻找安慰,发泄情绪。他们不是勇敢,是怯懦;不是面对,是逃避。但成人世界给予了他们什么帮助?

在教育与社会有良好联结的国家,社会中有各种主题活动、开放给孩子的各种俱乐部、各种文化设施设备、受社会与教育体系鼓励的各种公益慈善活动……这些都是孩子们接触社会的窗口。

面向生活,肯定要更多地与技能教育联系起来,培养孩子技能也应该是各种教育大纲所强调的。游泳、乒乓球、做饭、解题、装电、房屋设计、开车……需要技能的地方触目皆是。技能学习好了,也会给孩子带来自信。

<b>教育必须提供多元化的选择</b>

现在国内上大学并不难,大家争的是所谓名校。青少年的学习路径其实已经很多元了。常见的有:1.出国;2.高考;3.职业教育或做学徒;4.小众学院。

出国路径众多。去英美,大陆欧洲或其他小语种国家,他们所要求的学习经历、语言、能力、一定经济支撑,并不是很难。应该说,可行性很大,包括非大规模民办学校的学生,都容易找到出国路径,外方很多是直接到校招生。

高考有艺考与高职、普通大学之分,艺体生的途径也比较容易走通。现在中国也有人已创建一些小众学院,以师徒小规模形式来进行学习。

我有位朋友,女儿在国内读了个很一般的二本,后来去国外那种照顾老人及身体不便行动者的康复村,之后在英国读戏剧硕士,在香港中文大学读博士。她的求学路径,是否也给我们一个很好的启示?

从我们学校已毕业的七、八年级学生走向来看,大学入学分布广泛。孩子的实际情况多样,家长有不同的选择。

现代人的学习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以前小学、初中毕业进入社会已不再现实,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也提倡终身学习。各种针对性的教育,如私校、个性化学习、各种形态的网络课程,将慢慢变成一种常态。

学习的路径有千万条,最重要的,是保护孩子的好奇心与学习的兴趣,愿意努力发展自己的人格与各种能力。

在政策层面,放开民办学校是非常重要的。民办教育促进法应该有更多措施为教育的多元化发展提供支持。顺便说一句,我认同义务教育阶段不能以营利为导向,培养人的目标和将义务教育作为商品,毕竟有重大差别。

<b>对老师松绑</b>

孩子的成长没有秘诀,就是家长、老师的爱所浇灌。老师是参与到孩子生命成长过程重要的人。

我们缺的是好老师。学校肯定不在于大楼而在于大师,按古代的标准,老师应当是修身、诚意、“致广大而尽精微”(《中庸》)的人,授人以渔的人。按现代标准,老师应当是对世界有极大兴趣、开放、努力向前的人。没有老师的主动发挥,再好的理念和教育都是空谈;有老师的主动创造,离真教育都不远。

在学校中,老师变成主人,教师教授治校,教育家办学,是一个根本的推动点。华德福学校中,教师占有主体地位,因而具有强大的主动性,有无穷的创造力。一位哈佛博士、麻省理工教授,也是资深华德福老师,曾与笔者谈到,十个公司开十年,倒闭九个;十个华德福学校开十年,倒闭一个。

成都华德福学校2004年由黄晓星、张俐与我引进中国大陆开办,与世界上几乎所有的华德福学校一样,是非营利组织。学校的治理结构,由教师自治管理。学校就应该是一种制度创新、学术创新的机构,正因为它斩断了投资营利分红的妄念,专注于教育本身,老师才自然把学校变成自己的家,也愿意持续地学习与成长。

我所在学校开办已有12个年头,肩负的任务就是开路。她是中国大陆第一所华德福实践机构,12年前,幼儿园、小学、培训同时开办,皆为大陆第一。第一的背后,既是一种理想和勇气,更需要有大胆实践的精神。

同理,中国教育在这样一个巨大的数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必须要有迎接的勇气,开创的精神。在与西方文化的相遇中,中国文化肯定可以做到“西体中用”“中体西用”“化而为用”,这是一个充满活力的吸入、适应、消化、分解、维持、生长、繁衍的有机生命过程。

“儿童身上与生俱来就孕育着未来人的种子”(威廉·华兹华斯),教育的困难在于它是面向未来的。教育必须带来生命向未来生长的力量,为孩子生命的发展做指引,为生活做准备。

0好文 0太水

阅读(17618)
分享:

精彩评论

还可以输入250个字 评论

订阅 "传媒" 频道, 观看更多精彩文章